联系我们 -- 正文

名号最响的乌军,投降规模却最大!亚速营到底是个啥部队?

在2014年的乌克兰内战中,乌正规军也没能避免对立。其中亲俄的部分在内乱之初便脱离乌军,如克里米亚乌军即大部倒戈并入俄军,在东乌方向则有部分转为东乌武装,还有的不愿内战而脱离了军队。

这样的话战前仅剩13万人的乌军,能拿出来镇压东乌武装的兵力便非常少了,一个建制旅的部队往往只能拼凑出一个状态较好的营出战。而且由于乌军马放南山已久,当时战斗力和士气也都不太高。

为了增强前线的军事力量,基辅当局决定扩充准军事力量,将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吸纳进武装部队中。

自乌克兰独立以来,该国境内的民族主义者组织便逐渐露头,并在2010年代初的乌克兰动荡中逐渐崛起,形成了政客、寡头控制下的若干新纳粹民团。

待基辅方面正式下令后,这些民团武装也迅即被纳入乌军的作战体系中,以国民卫队或领土防卫营的形式存在。

现在臭名昭著的亚速营,也是当时组建的。不过亚速营的情况,在乌克兰新纳粹武装中,还属比较特殊的。

亚速营的前身是哈尔科夫冶金足球队的足球流氓团体“82教派”,该组织成立于1982年,由一群狂热球迷组建。与普通的足球流氓不同,该组织相当严密,破坏性也非常强,逐渐成为宣扬新纳粹主义的暴力组织。

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82教派以保卫哈尔科夫为名,与部分武装合流,成为了一支逐渐军事化的极端主义民团,号为“东部兵团”。

在基辅方面决定收编民团之后,东部兵团被调往亚速海边整编升级,与“乌克兰爱国者”等其他的新纳粹极端武装合并,成立了亚速营。其正式名号为,隶属于乌克兰内务部的特别任务巡逻警察

亚速营诞生的时间是2014年5月5日,地点为亚速海边的别尔江斯克,这个地方往东70公里便是马里乌波尔了。

亚速营的首任指挥官是安德烈·叶夫根尼耶维奇·比列茨基,1979年出生于乌克兰东部的哈尔科夫。

比列茨基早年间的思想便比较极端,信奉新纳粹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对斯捷潘·班德拉崇尚有加,并成为所谓“乌克兰爱国者”组织的头目。

2014年乌克兰内乱之时,乌克兰爱国者组织骨干与82教派基础上组建的东部兵团合编为亚速营之后,比列茨基便成为了亚速营的首任指挥官。

由于指挥官及骨干大都是新纳粹主义分子,因此亚速营从诞生起便有明显的新纳粹特征。

比如亚速营的标志便是纳粹德国党卫军第2装甲师“狼之钩”的变种,其解释为是“民族理念”(Idea of Nation)的缩写。

同时,在亚速营的标志中,还用“狼之钩”叠加了“黑太阳”符号。

所谓的黑太阳标示也出现自纳粹德国,后来被新纳粹主义、极端民族主义、白人至上主义等采用。

像这样的Buff叠加,已经宣示了亚速营不同于一般的民团武装。实际上在亚速营中,从上到下也并不掩盖自己的新纳粹主义特征。诸如纳粹旗、纳粹纹身,希特勒头像、“1488”等特别符号,在亚速营中比比皆是。

因此,自该部诞生起其新纳粹主义的特征就非常突出,而且在西方国家中也引发了相当大的影响,从而也吸引了不少外籍的极端人员加入。

而对于亚速营的存在,西方国家的态度十分值得玩味。

在最初亚速营诞生的时候,西方多国对其也是远离态度,2015年美军开始训练乌军部队时,亚速营本也在受训名单之列。但因其过于臭名昭著,所以美国众议院通过法案禁止美军培训亚速营——虽然很短暂。

在2018年3月时,美国众议院议员罗·康纳在其主页发布的信息披露,2015年到2017年3年间,众议院每年都通过修正案,禁止对亚速营提供武器装备、资金以及训练上的支持,然而当年就将禁令取消。

而这次俄乌战争爆发以来,美国等西方国家也从未指责过亚速营如何如何。

也就是说西方国家其实明知道亚速营是什么货色,但为了能引乌抗俄,对很多事情反倒是视而不见。

所谓“嘴上都是主义,心里都是生意”,其实在西方国家对待亚速营的问题上可谓是显露无疑。

具体就我们所说的亚速营而言,它只是乌军新纳粹武装中最为知名的一个。之所以知名,既跟其高调程度有关,也跟所谓的“战绩”息息相关。

而亚速营的名声,则大部分得自于马里乌波尔。

马里乌波尔是顿涅茨克州的第二大城市,在战前就有伊里奇钢铁厂、亚速钢铁厂等超大型重工企业,是典型的钢铁城。

2014年乌克兰内乱之际,马里乌波尔的归属便处于风雨飘摇中,其中既有支持东乌的势力,也有支持基辅的人群。

2014年4月,基辅将马里乌波尔列入反恐行动区域名单,并造成了人员伤亡,由此招致了当地人的强烈不满。

5月9日,刚刚成立不久的亚速营被投入到了马里乌波尔,破坏了卫国战争胜利日的纪念活动,将暴力冲突推至顶峰。

亚速营当时的实力并不强,随后顿涅茨克的准军事力量还是控制了马里乌波尔,不过当时的情况比较混乱,城市实权派只是暂时归附,东乌武装的力量及控制程度也没有太强。

5月底,基辅方面重组的力量准备完毕,开始发动强攻。亚速营配合乌军正规部队向马里乌波尔进攻,重装部队冲破了马城简单的防御,于6月13日重新占领了马里乌波尔。

由于马里乌波尔地理位置十分关键,亚速营在成立仅一个月多月时,便直接捞得了如此大功,奠定了其日后崛起的军功资本。

但实事求是地说,乌东内战的初期,混乱程度要比战争烈度更高,亚速营配合乌正规军重夺马城的战斗,其实在军事上谈不上打得有多惨烈。所以这个大功,简直就是白捞上来的。

而在这样的战事中,亚速营存在严重的抢劫、虐杀、奸淫等行为,这倒是挺符合其新纳粹主义、极端主义特征的。由于当时亚速营副指挥官雅罗斯拉夫·贡恰尔对此提出了公开批评,其职务也被立即解除,这说明在亚速营的主流意识形态,到底是个什么成分。

毕竟在其信奉的班德拉主义中,本就以对待平民心狠手辣而著称,在这种环境下,“另类”的存在自然是要被清除的。

马里乌波尔拿下之后,亚速营的残暴措施确保了乌军的“稳固占领”,随后该营又被派往顿涅茨克外围的马林卡参战。

应当说,亚速营的运气还是比较好的,该营抵达战区没多久,乌军便占领了马林卡,亚速营由此又白捞了一份军功。

按照乌军此时的推进速度,不会有多长时间便可以扫清东乌武装,然而在这个时候俄军参战了。在俄军的介入下,乌军大败而逃。

8月27日,顿涅茨克武装在俄军坦克、大炮的支援下抵达了马里乌波尔城东,当时城里只有亚速营的几百名守军。

在这种情况下,乌克兰任命的州长塔鲁塔及地方政府要员纷纷逃离,马里乌波尔城市议会秘书费代曾说道:如果俄罗斯人愿意,他们完全可以悄无声息地占领马里乌波尔。不过不知道什么缘由,俄军在那里便停了下来。

2014年9月5日,第一次明斯克协议达成,东乌前线暂时停战,亚速营又捞得了一个成功保卫马里乌波尔的大功。

一时间,马里乌波尔成为前线失败背景下的亮点之城,亚速营也瞬间光环万丈。

在这种背景下,亚速营的编制得以扩编为团,成为隶属于国民卫队的特别用途支队,从民团身份一跃而为准军事力量的中坚。

此前,亚速营的资金来源大多来自于寡头伊戈尔·科洛莫伊斯基,而升格为正规力量之后,则成为乌克兰内务部长的亲兵,同时能得到更多寡头的暗中支持。

此后,亚速团得到了重武器的支援,军人的实际收入也比名义上要高很多。原来的指挥官安德烈·叶夫根尼耶维奇·比列茨基由军从政,官至乌克兰最高拉达议员,亚速团本身的政治力量也越来越多地参与新纳粹主义和民族主义者活动。

当然,既然打响了名声,那么亚速团唯有以更为激进的姿态来为自己争得更多的资源。

因此在东乌前线的战事上,亚速团相当积极。

像这种新纳粹主义武装,它的实际战斗力当时并没有太强,但是手段之残暴却是乌军之最。

但凡是被亚速团俘虏的东乌民兵,大都会遭到虐杀,其手段与当年的班德拉派毫无二致,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据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调查报告,2014年至2016年乌东地区冲突期间,刚刚并入乌克兰国民卫队的“亚速营/团”就在掠夺当地房屋和平民财产,还对平民实施非法拘禁、电刑、水刑、性侵等暴行。

根据调查,2014年以来,顿涅茨克州曾多次发现填埋尸体的乱葬坑,死者是被“亚速营/团”等新纳粹武装力量枪杀和活埋的平民,其中部分尸体还有被性侵和被活摘器官的痕迹。

请注意,亚速团的施暴对象并不仅仅是所谓的东乌武装人员,对于当地的普通百姓,只要被亚速团怀疑是“亲俄分子”,也是此种遭遇,简直跟其班德拉前辈们一模一样。

亚速团武装的残暴行为,引发了东乌军民的强烈愤怒,因此对亚速团的复仇情绪非常高。

2015年初,东乌战事再起,民兵武装即发起了进攻马里乌波尔的口号,使得乌军加强南线防御。但实际上东乌民兵还在搞声东击西,真正的攻势在杰巴利采沃开打,最终赢得了杰巴利采沃之战的大胜,使得第二次明斯克协议能够达成。

这样的话,亚速团在马里乌波尔便又“赢得”了一次所谓保卫战的胜利,再次名声大噪。

在乌军中,像亚速团这样的武装并非特殊存在,它不过是最臭名昭著的一个罢了。

在具体作战时,这样的部队战斗力未必很强,但却承担着更重要的指挥和监军性质的存在。

如在马里乌波尔之战中,亚速团名义上只是团级建制,指挥官普罗科彭科只是个中校,但是他却负责全权指挥。

此前被俘的第36海军陆战旅旅长巴拉纽克上校对此就相当不满,认为自己军阶更高,反过来却受亚速团的指挥。而恰恰是亚速团擅自离开自己的阵地,才造成了第36旅防御的被动。

在第36海军步兵旅主力崩溃后,马城残余全部涌入了亚速营钢铁厂内,也是普罗科彭科负责指挥。

而在整个马里乌波尔之战中,亚速团最大的作战风格就是以平民为后盾,其禁止马城的平民离开城市,以抵消俄军的火力和攻击力度。为此,亚速团不惜枪杀以身试险的平民,招致了马城民众的极大反感。

同时对于俘虏的俄军士兵,亚速团的风格照样如初,基本上不留活的战俘。

甚至到该部退守亚速钢铁厂时,依然扣押着大量的平民,同时还公开对俄军提出了一吨物资换15个平民的“价码”。

所以有人说亚速团是英雄,它们在钢铁厂最后是虽败犹荣如何如何,请问谁见过把自己国家平民当盾牌和筹码的英雄?

且不说马城平民如何,东乌的普通老百姓之前也是乌克兰的,亚速团对其又是什么手段?为什么东乌的军民对亚速团恨之入骨?

世界上没有无缘由的爱,也没有无缘由的恨,真心去看看亚速团的所作所为,看看东乌的那些乱坟岗子,看看那些死无全尸的老百姓。请问干出了这一切的亚速团还是所谓的英雄吗?它们跟其信奉,同时又不断追随的班德拉武装又有什么区别?

而且就单纯的作战表现来说,最后亚速钢铁厂内的健全军人还多的是,有两千多人就投降了,似乎也跟所谓的“英雄”挂不上号吧?对老百姓重拳出击,对强大的对手却举手投降,就这个战斗力也着实不怎么样。

posted @ 22-05-25 01:02  作者:admin  阅读量:

分分28平台,分分28官网,分分28网址,分分28下载,分分28app,分分28开户,分分28投注,分分28购彩,分分28注册,分分28登录,分分28邀请码,分分28技巧,分分28手机版,分分28靠谱吗,分分28走势图,分分28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分分28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