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正文

国内外热议的“空间新闻学”,到底是个啥?

在今年3月的《全球传播生态蓝皮书(2021)》发布会暨研讨会上,清华大学史安斌教授就2022年全球新闻传媒业发展的六大趋势做了演讲,其中指出“空间新闻已经成为一个趋势”。“空间新闻学”,这听起来像是一个新概念,自2015年由美国学者提出后,其在国内外都有一定程度的发展,并逐渐成为学界新的关注热点。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编译、整理国内外相关文章,对“空间新闻学”这一概念进行解释,追溯其发展的背景和过程,并讨论当下相关研究有哪些面向,又能为新闻传媒业的发展带来怎样的启发思考。

空间新闻学从何而来?

顾名思义,空间新闻学(spatial journalism)是一个将空间、场所、位置融入新闻学生产实践的理论框架[1]。如今,人们对获取附近信息的强需求以及寻求信息的行为助推了这一概念的发展:据估计,到2026年,基于位置的服务行业的价值将达到485亿美元。[2]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具体到新闻业,空间新闻学为地方新闻机构提供了一个机会来连接社区中与空间相关的多数信息,以便让公众更多地了解周边发生的事情。其实空间新闻学的早期案例出现在2012年,圣地亚哥州立大学的Amy Schmitz Weiss博士开发了一款用于移动设备的应用程序——AztecCast。这个移动新闻应用程序使用了地理定位技术,能根据用户在校园的当前位置提供校园活动信息。“该APP允许学生了解与任何特定建筑物(校园内)相关的事件和信息。如果他们在音乐大楼或科学大楼前,他们可以查看该大楼任何一天的事件列表和其他新闻。”[3]

前沿技术加持下的空间新闻则可以为用户提供更加身临其境的体验。通过让更多人对新闻事件有类似的接触,空间新闻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克服记者或新闻媒体的偏见,让用户根据个人的经验得出结论。在未来,空间新闻和增强现实AR及虚拟现实VR技术的结合将成为重要的趋势。例如,增强现实(AR)可以用3D新闻投影取代目前使用的2D图像和视频,新闻和媒体机构可以利用该技术向用户提供身临其境的新闻,让他们通过增强现实体验空间新闻。新闻媒体可以设计一个应用程序,将客户在应用程序上阅读的新闻文章投射到现实世界中。这些新闻文章可以包括体育赛事、音乐会或公司报告的任何重大事件,一篇简单的新闻文章就通过使用增强现实的空间新闻变得“栩栩如生”。而虚拟现实(VR)则可能进一步改变人们消费新闻的方式。通过虚拟现实技术下,人们可以在音乐会中“站在”他们最喜欢的艺术家旁边。人们不仅仅“看到”新闻,而是真正地“体验”新闻。[4]当然,目前这类技术在新闻业中应用的场景还较小,但是提供具有高度吸引力和接近性的空间新闻或许能够让更多人乐意采用VR技术让自己与重大事件保持同步。 空间新闻学不仅仅是定位技术的应用,也和理解空间和位置如何为用户创造意义相关。这本质是一种新闻工作者的思维模式和框架,可以使用各种方法向用户传递空间信息:地图、地理位置、位置分区或个性化定制。Amy Schmitz Weiss指出,在当前新闻机构处于自我反省和动荡的时刻,空间新闻或许提供了一个改变主流叙事的机会。当我们基于地点的知识和位置数据、通过创造空间叙事来重新审视空间和地点的概念时,人们对社区的理解、覆盖和连接方式都可能会发生变化。[5]

空间新闻学有哪些研究面向?

近十年来,新闻业的内外部环境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变化。新技术的发展颠覆了新闻编辑室内部的生产和传播流程,为新闻业引入了多元的内容生产主体,带来了全新的新闻价值和规范,行业壁垒和职业边界也变得逐渐模糊起来,新闻业在传播领域的中心位置已经发生了偏移(Splichal & Dahlgren, 2016)。面对当下新闻实践中新闻生产空间的不断扩展,新闻研究领域出现了一股鲜明的“空间转向”(Reese,2016)。[6]空间新闻学的提出者Amy Schmitz Weiss从四个领域切入解释国外空间新闻的源起发展:新闻研究、移动技术、互联网理论和适地性媒介。[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首先在新闻研究领域,Gillmor(2006)及Singer等人(2011)提出,一个更大的焦点应该在于:新闻如何在微观层面(而不是宏观层面)更好地为公众提供服务——通过“超地方性”、“地方性”或“社区新闻”努力深入社区。同时,计算机算法已经变得非常复杂,用户可以输入一个地址甚至邮政编码,然后就会得到相关位置的新闻内容列表。这有助于新闻消费者通过定位查找新闻,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计算机算法在定义位置过程中对文化、社会意义的忽视。 移动技术层面,定位服务的使用将在人们理解移动、工作和娱乐空间的过程中变得更加普遍(Hardey,2007)。Schmitz Weiss(2013)的研究发现,年轻人在他们的智能手机上消费新闻时会大量使用基于位置的服务。然而,在一项对100多家顶级新闻机构(电视、广播、印刷)APP的内容分析研究中,很少有新闻机构在其APP中使用地理定位功能,即使有,也主要被用于交通和天气信息方面。该研究指出,消费者在智能手机上使用的新闻与新闻机构能够提供的地理定位新闻内容之间存在“沟”(gap)。这道“沟”可以由空间新闻推动缩小。网络理论长期以来影响着学者去探索各种现象之间的联系,在大众传播领域,“地方”(Places)不仅仅指物理场所,也指对在此处生活、工作和娱乐的人具有独特意义和特性的区域。“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具有社交互动性和富裕的空间。正是因为它们的物理特征或者象征意义使它们不同于其他地方”(Castells,2000)。

图片来源:公众平台提供

聚焦到新闻行业,我们不是通过特定的地理坐标来了解周围的空间,而是通过我们在关系网中对社会、文化的联系来了解我们所处的地方和它们所处的位置。这种新的理解模式不能与在其中流动的信息和其如何成为公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割裂开来。 对此,学者Karlis Kalnins创造了一个重要术语——适地性媒介,主要考虑不同的媒体形式(如艺术、视频、音频等)如何与物理空间联系在一起。适地性媒介学者强调,新闻可以通过个人和团体为世界各地的地点赋予意义,并将其作为艺术表现形式来展示,空间新闻则有助于适地性媒介的这种发展趋势,并有可能扩展意义创造的概念。 目前,Amy Schmitz Weiss的研究重点是如何更好地理解物理的、增强的和虚拟的适地性媒介,并解读每个独特的实体在未来可能如何发展。她认为从物理位置到更抽象形式的转变是一个特别有趣的过程。通过外部资助,Schmitz Weiss研究了全国各地的社交媒体和新闻如何整合和推行空间新闻,以及这样做所面临的一些挑战。Schmitz Weiss也与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一家公司合作,探索如何将地理定位技术与该地区可能的立法投票相结合。Schmitz Weiss切身体会到了空间新闻的力量,她提到,“这是一种接触受众的新方式。并且到目前为止,这已经被证明是一种很好的方式。空间能够让当地人参与到社区发生的事情中,这对他们有很大的益处。” 围绕着空间新闻学研究,也有学者补充阐释了相关概念。彭增军老师强调的新闻荒漠(news desert)新概念从本地新闻媒体乏力的现状出发,表达了新闻业回归地点的必要性。所谓新闻荒漠,正是指县、城镇,也包括城市中的社区,已经失去或者正在失去当地的新闻媒体,居民没有或者只有非常有限的渠道来获取可靠、全面的新闻信息,无法满足基本信息包括政治、教育、卫生健康等方面的需求,造成信息的真空;[8]白红义老师则指出新闻研究领域的空间转向表明,仅仅关注新闻业内部已经无法准确地理解新闻业的现在和未来,必须将新闻业的变化纳入一个更广阔的空间范围内予以解析。社会学理论中的诸多空间概念被引入,边界(boundary)、场域(field)、生态(ecology)、生态系统(ecosystem)都是涉及的概念,从本质来说,这些概念都是描述空间关系的隐喻。[9]

空间新闻给行业带来了哪些思考?

对于空间新闻,它试图展示位置(物理的、增强的和虚拟的)对个人和社区的重要性。一些新闻机构开始花时间了解如何更好地报道当地新闻,他们会进入社区询问:什么是重要的?你关心什么?哪些地方和空间对你来说很重要?它是新闻编辑室和社区之间的纽带,展示了空间和地点的重要性,以及来自这些地方的新闻——无论距离远近。作为一种沉浸式的新闻报道,空间新闻有以下显而易见的好处。促进媒体中立性作为人类,有偏见是正常的。然而,在新闻业中,记者应该根据事实和可靠的证据报道新闻。最好的真相和最可靠的证据来自于对事件的亲眼目睹,这正是空间新闻希望提供的。观众将有机会亲身体验事件发生的过程,并得出自己的结论。尽管如此,以AR或VR技术为基础的新闻也并非完全不受偏见的影响,毕竟媒体还是在从一个特定的角度进行叙事。然而,它可以尽量把哗众取宠等形式的媒体偏见从报道中剔除。 提供对事件的更好理解如果用户能亲身体验太空探索,他们不仅可以从宇航员的角度看问题,还可以以他们的方式经历事件。空间新闻作为一种身临其境的媒体形式可以提供这些,甚至更多。这会给读者增加一种新的在场感,用户无需处理对复杂现象的叙述或者解释,就可以亲身体验,实现对事件的更好理解。 作为打击假新闻的工具随着社交媒体的盛行,从多样化来源中过滤出可信的新闻变得越来越难。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调查发现,23%的美国人分享过假新闻,其中14%的人是在知道是假新闻的情况下分享的。如果观众能第一时间了解正在发生的事件,假新闻的传播空间自然会小很多。[10]帮助超本地新闻的发展与此同时,空间新闻学的转向伴随着学者们对“地方中的权力”的反思。人文地理学的研究已经指出,以社区、共同体来理解地方的方式含有价值上的缺陷——共同体的边界总会涉及一些人被纳入,另一些被排除(Cresswell,2004)。 另一方面,新技术支持下,大量小型的、数字化的地方报道项目纷纷出现,此类项目被学者泛称为“超本地新闻”,目前的相关研究涉及其规模、结构、经营模式等。许多学者认为超本地新闻可以更好地报道本地事务、支持本地立场,动员地方参与(Ryfe & Mensing,2010)。但在另一些学者看来,超本地新闻业的运营大都十分不稳定(Kurpius,Metzgar&Rowley,2010),大多并没有那么专注公共议题,报道的地理范围也较为模糊(Ali,2017)。[11] 就新闻行业专业人员而言,空间新闻可以帮助编辑、记者、设计师、程序员、摄像师和新闻编辑室的工作者更好地理解他们所做的工作及其执行方式。图片来源:视觉中国空间新闻可以为他们提供一个更深层次的视角来了解他们所覆盖的社区——这不仅仅是通过重要的或杰出的个人,历史地标,或特定的地址,而是通过构成他们所覆盖的区域的意义层。它可以拉近新闻受众与新闻机构的距离,因为新闻受众会发现,他们阅读和消费的新闻非常接近他们所知道的世界,并自然地希望了解更多。【今日互动】

看了以上内容,你对空间新闻学有更多了解了吗?对于它可能带来的应用,是否有一些自己的想象或是困惑?欢迎在评论区和我们分享~

 参考链接:

[1][3][10]Spatial Journalism: A Look Into the Future of Reporting[EB/OL]//EDGY_ Labs. (2019-12-26)[2022-04-24]. 

https://edgy.app/spatial-journalism-a-look-into-the-future-of-reporting.

[2][5]Spatial journalism will see its day in the sun[EB/OL]//Nieman Lab. [2022-04-24]. 

https://www.niemanlab.org/2021/12/spatial-journalism-will-see-its-day-in-the-sun/.

[4]Spatial journalism will be the future of media, thanks to AR and VR[EB/OL].(2020-02-02)[2022-04-24]. 

https://www.allerin.com/blog/spatial-journalism-will-be-the-future-of-media-thanks-to-ar-and-vr.

[6][9]白红义, 张恬. 社会空间理论视域下的新闻业:场域和生态的比较研究[J/OL]. 国际新闻界, 2021, 43(4): 109-132.

https://doi.org/10.13495/j.cnki.cjjc.2021.04.006.

[7]SCHMITZ WEISS A. Place-Based Knowledge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The creation of spatial journalism[J/OL]. Digital Journalism, 2015, 3(1): 116-131. 

https://doi.org/10.1080/21670811.2014.928107.

[8]彭增军.稻草人与看门狗:作为体制存在的新闻业.[J]或者报纸[N].新闻记者,2018(20189):32-36

[11]陶文静. 转向空间化思维的新闻研究——近十年欧美新闻研究领域空间知识扩散分析[J/OL]. 新闻记者, 2021(2): 80-96. 

https://doi.org/10.16057/j.cnki.31-1171/g2.2021.02.009.

[12]KURPIUSD.D, METZGARET, ROWLEY.K.M. Sustaining Hyperlocal Media[J/OL]. Journalism Studies, 2010, 11(3): 359-376. 

https://doi.org/10.1080/14616700903429787.

[13]CASTELLS M. Materials for an exploratory theory of the network society1[J/OL]. The British Journal of Sociology, 2000, 51(1): 5-24. 

https://doi.org/10.1111/j.1468-4446.2000.00005.x.

[14]SCHMITZ WEISS A. Exploring News Apps and Location-Based Services on the Smartphone[J/OL]. Journalism & Mass Communication Quarterly, 2013, 90(3): 435-456. 

https://doi.org/10.1177/1077699013493788.

[15]HARDEY M. The city in the age of web 2.0 a new synergistic relationship between place and people[J/OL].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 & Society, 2007, 10(6): 867-884. 

https://doi.org/10.1080/13691180701751072.

[16]Exploring News Apps and Location-Based Services on the Smartphone - Amy Schmitz Weiss, 2013[EB/OL]. [2022-04-26]. 

https://journals.sagepub.com/doi/abs/10.1177/1077699013493788.

[17]GILLMOR D. We the Media: Grassroots Journalism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M]. O’Reilly Media, Inc., 2006.

[18]SINGER J B, DOMINGO D, HEINONEN A, 等. Participatory Journalism: Guarding Open Gates at Online Newspapers[M]. John Wiley & Sons, 2011.

[19]REESE S D. The New Geography of Journalism Research[J/OL]. Digital Journalism, 2016, 4(7): 816-826. 

https://doi.org/10.1080/21670811.2016.1152903.

[20]SPLICHAL S, DAHLGREN P. Journalism between de-professionalisation and democratisation[J/OL]. European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2016, 31(1): 5-18. 

https://doi.org/10.1177/0267323115614196.

[21]The New Geography of Journalism Research: Levels and spaces: Digital Journalism: Vol 4, No 7[EB/OL]. [2022-04-26]. 

https://www.tandfonline.com/doi/abs/10.1080/21670811.2016.1152903.

[22]Journalism between de-professionalisation and democratisation - Slavko Splichal, Peter Dahlgren, 2016[EB/OL]. [2022-04-26]. 

https://journals.sagepub.com/doi/abs/10.1177/0267323115614196.

[23] 白红义, 李拓. “边界工作”再审视:一个新闻学中层理论的引入与使用[J/OL]. 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2020, 49(2): 147-156. 

https://doi.org/10.19503/j.cnki.1000-2529.2020.02.019.

[24]Spatial Journalism in Support of Citizen Science[J]. 34.

[25]BEDRI H. Exploring Augmented Reality as a Format for Content Production, Organization, and Consumption[J]. 70.

[26]VINZENTMW. Spatial Journalism[EB/OL]//Digital Amy. (2014-05-26)[2022-04-24]. 

https://digitalamy.com/spatial-journalism/.

[27] Spatial Journalism: A New Frontier[EB/OL]. [2022-04-29]. 

https://psfa.sdsu.edu/about_us/news/spatial-journalism.

posted @ 22-05-03 01:48  作者:admin  阅读量:

分分28平台,分分28官网,分分28网址,分分28下载,分分28app,分分28开户,分分28投注,分分28购彩,分分28注册,分分28登录,分分28邀请码,分分28技巧,分分28手机版,分分28靠谱吗,分分28走势图,分分28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分分28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